曾子說,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中國人有許多精博的智慧,但我回到台灣後,這每個國中生都學過的名言卻給我一種強烈的諷刺感。回來工作後,接觸到許多人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習慣性的抱怨,把責任推給別人,而不反省自己。

許多人轉開電視就罵,說新聞水準低落,內容貧乏,充斥八卦、煽情、聳動,卻又鎖定那六個新聞頻道,盯著藝人車禍,政客嫁女兒,商人迎女婿,立委添媳婦,百貨公司名牌促銷的新聞看,偶爾真有嚴肅的主題,如討論總統制與內閣制的優劣時便轉台。

許多人批評政府官員知法犯法,道德低落,卻轉過頭來就插隊,酒駕,闖紅燈。我在台北騎機車,經常看到許多騎士不把紅燈當一回事,看到垂直方向行進的號誌轉紅便走,又或是逆向行駛。我猜想這些騎士中不乏有大罵過政府高官犯法的人,自己卻毫不在乎的破壞法制紀律。難道法律是可以自由心證,看似小事,自認無關緊要的法律便可不守的嗎?小細節的操守,對自己的要求,似乎是德國人與中國人最根本的不同。「別人都這樣,這是我們台灣的文化,我不做別人還是會做」成了幫自己開脫最方便的藉口。誰會從反省開始?

經常也可聽到對時下年輕一代因為懶散,眼高手低,抗壓力低,功利現實….而造成的社會亂象的長長感嘆。這一類的批評,應該是以教育界為最。服務於國民小學的我,就常聽到這類怨言,卻鮮少聽到反省。的確,今天的社會亂象,操守喪失,有許多可歸咎的原因,但難道教育界完全不用負起一絲一毫的責任?尤其是在許多相當資深的教師也發出這類怨言時,我都會好奇,難道現今在社會上作怪的這些人,會去捐錢給穿金戴銀的和尚的人,當年不是你們教出來的?我想,如果我能聽到這些習慣將責任推給家長,給政府,給社會的老師偶爾說出一句 ?唉,今天的社會亂成這樣,說實在的我們也要負一點責任?,那我就可安心的退伍了。當然,這並不是說家長,政府,乃至社會上許多知識份子不玩這踢皮球的遊戲,把責任都推給已經業務繁重的學校,但是社會要進步,總是要有人先為自己負起責任吧?

為人師表,是否應該帶頭做榜樣,從反省自己開始?

一位老師在放寒假期間帶家人去日本玩了一躺,回來後與學校的同仁分享旅行的感想。相信許多人都有這個經驗。不管是自己去日本玩,抑或是家人,朋友由日本回來,總是會感嘆日本的整潔、乾淨、秩序與認真的態度。我想,整潔,乾淨,秩序,都是認真,嚴格自我要求的結果。這種態度並非人類與生俱來,而是從小所重覆灌輸的習慣。事實上,任何看過許多日本漫畫的人只要仔細想想,一定會發現這種認真對自我要求的精神出現在日本許多最流行,閱讀量最大的著作中。小叮噹故事裡的角色,宜靜,技安,阿福,各代表著日本孩子的典型,而主人翁大雄則最常因為做事不認真,馬馬虎虎,不負責任的態度而被責罵,付出慘痛的代價。那一天在學校裡吃中飯,眾人齊聲讚揚日本人的優點,再大聲嘆息台灣人處處比不上別人。這似乎是我在台灣,開始服兵役後最常聽到的話: ?啊,我們台灣都是這樣啦….我們台灣真的很差,我們台灣人喔,就是不會像人家那樣…. ?

我很想問在場的老師,為什麼我們不能像日本,像德國,像挪威,像芬蘭?為什麼不從自己做起?在欣羨別人的同時,是否有反省自己對身為一個老師的責任盡了最大的力量?與其羨慕日本人,為何不開始要求自己學習他們敬業的精神,要求自己在課堂上,學校裡,表現的更好?

來了公立小學半年,最大的感覺是,教師真是一個良心事業。沒有人可以要求老師每天早上七點來開圖書館帶小朋友閱讀,或放學後主動留下來加強學生的學習。小學生最需要的是身教而非成績,尤其是在家庭功能常不健全的偏遠山區,老師對自己的要求會潛移默化的影響學生,成為學生對自己的要求。有了對自己的要求,成績自然會來。我在早前的文章中寫過,一個稱職的老師不等於一個好的老師。當然,把自己份內的工作完成,準時上下班沒什麼不對,但這是對自己最基本的要求,最低標準。(可怕的是,在我們的教育體系裡,這樣的老師就算是甲等,與更認真,更努力的老師沒有分別)。這樣子教育出來的學生,到了社會上,當然也不會特別有愛心,懂得服務,奉獻,共享,與額外的付出。將來工作時,頂多也只是表現平平。因此,對於普遍七年級生差強人意的表現,有何好驚訝或感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