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亮起的燈光

我們的圖書室,在昏暗的冬季晨光中,是山中第一間「開始營業」的知識殿堂一個圖書室裡擠進了全校五十五個學生,有時連幼稚園的十二個小小朋友也會加入,構成了一個我以為只有在那種過份浪漫的廣告裡才會出現的畫面

在山中小學的生活很難不規律。每天早上七點我已經盥洗、換裝完畢,站在校門口導護小朋友的交通安全。最近時常寒流來襲,總想要在溫暖的被子裡多留一會兒,但是想到不足自己一半年紀的小朋友都可以七點走到學校,為了面子也為了自尊心,還是趕緊爬起床來準備一天的開始。
對教育替代役而言,工作的內容是因校而異,而我早上的例行工作還算簡單。除了做導護之外,就是處理一些雜務,如幫忙工友阿姨整理垃圾,簡單的環境維修,檢查水源管路是否通暢……等等。但是學校裡有一個更認真,更辛苦的老師每天早上在為孩子們付出。

當我看著小朋友拎著早餐或嘻戲奔跑的朝校門口來時,我們學校的教務老師也已經在學校裡等著迎接他們了。一般校園裡也許會先開辦公室,再開各年級教室的門,但是在我們這所小小的學校裡,七點鐘就到校的教務老師總是先開啟圖書館的門,把電燈都點亮了。
我們的圖書室,在昏暗的冬季晨光中,是山中第一間「開始營業」的知識殿堂!

剛到校的小朋友們也很習慣的一放下書包,直接到圖書館中集合。拿起書,自己閱讀,或是趕緊還書,借書。到了七點半左右,學生們幾乎都到了圖書館裡,我的導護工作也結束了。此時,通常六年級的大孩子或教務老師早已拿著繪本在說故事了。中年級的學生或自己閱讀或聽故事,低年級的小朋友常常聽著聽著就進入了想像的世界。
到了七點三十五分左右,我常很不忍心的要打斷大家安靜的讀書時間,因為該是我帶小朋友學習一句新英文的時候了。小朋友從書中抬起頭來,跟我用英文互道早安,問候,然後嬉嬉哈哈的學一句可能下午就忘了的英文。我盡量教一些他們馬上能用到的句子,例如「我凍僵了!」,「天氣真凍!」,或「明天見!」。學校裡自此經常聽到童稚的「I’m freezing!」 或 「see you tomorrow!」。

七點四十分,所有人捧著新借出的書,魚貫湧出圖書館,開始進行一天的打掃工作與課程。若是星期二的早上則會有學生升旗與朝會,全校總共六班的學生在打掃完之後,集合在操場上。朝會除了用來對學生進行一周的重要事項宣導之外,還有一個例行的重頭戲,就是閱讀活動的表揚和頒獎。每個學生都有一本小小的閱讀護照,在上面記錄了每一本他們看過的書。當數目達到三十本,六十本,九十本,甚至一百二十本時,在朝會上都會得到不同的表揚,直到校長親自頒獎為止。被點到名的小朋友,不只得到了那麼多書本所帶給他們的樂趣,建立了與書本的親近感,更因為其他孩子的目光而感到肯定與自信。有鑑於這套閱讀護照的成功,加上專訓時許多優秀英文老師的經驗分享,我打算下學期也依樣畫葫蘆,來嘗試一套「英文護照」。
一日當中的正常課程安排裡,我也經常看到各年級老師或科任老師帶小朋友到圖書館閱讀。這所學校的圖書館,使用的頻繁絕不亞於美勞教室或電腦教室,更是遠在視聽,音樂教室之上。在講求五育並重,平衡發展的年代裡,看到老師們把閱讀放在優先的位置,讓人感到很欣慰。
曾經有一次,一位修女所帶領的團體來學校拜訪,希望瞭解學校的圖書資源是否充足,是否有需要幫助的地方。那是一個星期三的下午,學校只有半天的課,大部份的學生都已回家,校園一片安靜。當我帶著他們走進圖書館時,他們卻意外的發現幾個一年級的小朋友自己在看書。修女問我,學生利用自己的時間在圖書館看書,是否是常態? 我只能說,我不清楚其他學校的狀況,但在我們學校,這的確不是什麼罕見的情形。就在此時,負責管理圖書館的教務老師回來了,客人們馬上好奇的詢問她關於圖書館使用與管理的理念,我則到一旁陪一個一年級的小男生看書。
我邊為了這個小朋友似乎對某本書樂在其中而感到高興,邊聽著那邊老師與客人聊天的內容。客人們說到了他們剛剛才去山上一個鄉裏的圖書館參觀。雖然當時裡面並沒有人在使用,但那邊的負責人也說常常有孩子會去看書,借書。但當客人們進一步的仔細觀察,卻發現書架上的書本全部都排列整齊,桌椅也併攏靠齊。眾人再隨手把幾本書翻開來看,發現書幾乎都是全新的狀況,簽借卡上也沒有人簽名。反觀我們學校的圖書館,有一堆的書在還書架上等待歸架,還有許多新進的書在桌上等待列入電腦系統、上架。書架上的書雖然有很清楚的分類,但是很明顯的剛剛似乎有一群吵鬧的小朋友使用過,書本有的直立有的橫放,有的封面有明顯摺痕,有的被翻了太多次,裝訂已破碎。

教務老師說,她自己一個人根本趕不及整理這間小朋友們這麼勤於探訪的圖書館!打掃、為新書建檔、歸類、上架、核對還書資料、歸架、收訂新書,更何況她還有一般級任老師的課務。因此,她讓六年級的幾個學生負責幫忙其中借書、還書、歸架的部份,打掃則由所有小朋友一起輪流負責。這樣的好處是,只要孩子能找到六年級的圖書館小義工,隨時都能來借書。
在放寒假之前最後一次排放學路隊時,教務老師更特別向孩子們宣佈,即使是放假時,只要能在村子裡找到六年級的小義工,隨時都能來學校圖書館看書借書。這樣子的管理方式並不見得每個學校都適用 – 我們的學校位在一個鄰居彼此都熟識的小村落裡是一大原因,更難能可貴的是老師與學生彼此之間的信任。但在這樣一個小山村,一間能隨時讓小朋友進入的圖書館,是小朋友們多麼重要的資源!
一個圖書室裡擠進了全校五十五個學生,有時連幼稚園的十二個小小朋友也會加入,構成了一個我以為只有在那種過份浪漫的廣告裡才會出現的畫面。在早晨經常十度以下低溫的山谷裡,這間圖書館是一個因為有人氣,有關懷,有付出而特別溫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