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車「突然」 失靈?(下)

我在台灣住了一年多後,時常騎機車也時常開車。不免想到台灣都市裡的交通亂象,我想是因為基本的駕駛訓練不夠健全所引起。在都市裡,機車的問題尤其嚴重。除了機車數量驚人之外,我想最主要還是因為絕大多數的機車騎士從未受過正式的駕駛訓練,因此良好的道路權觀念在許多人腦中蕩然無存!多數都市裡的交通問題都是因為機車與汽車錯綜複雜的互動而引起的,證據就是在多數機車與汽車分道的橋上,或汽機車分道的主要幹道上,交通雖不見得快速,但起碼有一定的秩序。姑且不論台灣的汽車駕照考試是在一個可笑,不真實的考場內舉行(是否就像聯考一樣,與真正的學習沒有關係?),但起碼駕駛人需要對汽車四周的空間,盲點有一定的認識,才有可能停車或於行進間換線。但是考取一般機車駕照的過程就更草率了,沒有正式的訓練,多數人騎車的開始都是向親朋好友借車練習,因此機車騎士在路上幾乎沒有表現出對盲點與空間的認知,更別說對道路權的尊重。

當然,台灣的地理環境長期以來限制著空間與都市道路設計所產生的許多特殊交通現象並不見得是 “錯” 的;我在台北市與三重市騎機車,時常也覺得能在汽車陣中鑽來鑽去實在方便,尤其是塞車或是平常停在紅燈時,都能從車陣後方慢慢擠到最前方的機車區,比汽車實在便捷太多。但是,我想這樣的道路規劃並沒有慎重的考慮路權的問題。一樣是在塞車,為什麼機車就有特權能從縫中鑽過到車陣最前方?如果是在”先進”的歐美地區,機車與汽車的路權是同等的,那麼機車一定也是只能乖乖的在車陣中排隊,而一部機車所佔用的道路空間與範圍與汽車一樣,更不會像台灣的機車,似乎有一套與汽車完全不同的專屬交通規則。

在高速公路上又是另一個問題。我經常開北二高往返台北南投,最令我不習慣的就是在快車道(超車道)慢行,而且霸佔著不移開的人!這並不是遵守限速的問題,而是尊重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問題。台灣的高速公路常有一個吊詭的現象,也就是最右側的慢車道反而是最沒車,最好開的車道,而慢行車都往左側的快車道擠去!即使是路邊有告示牌提醒駕駛人「內側車道為超車道」也沒有用,有許多人渾然不覺的霸佔了內側車道慢行,也許他們會說「那又怎樣,我已經開在法定的最高速限了,我何必要讓你超速」!但問題是,別人的行為並不是由你來決定。也許你後面的車子內有急著要趕到機場的人,或急著趕到醫院的孕婦,或急著趕到休息站要拉肚子的人…..,無論如何,讓出內側車道給後方更快的車是一個尊重別的道路使用者的行為,也是一個促進道路安全的行為。

在高速公路上因為有許多不注意後方來車,又霸佔內側車道的駕駛人,迫使其他的駕駛人必須要從右側超車。這樣的情況會造成快車與慢車的交錯,也是許多事故發生的原因。了解德國無限速公路的人都知道,他們之所以能有這樣的公路,是因為每一個駕駛人都對自己四周的空間相當敏感,而且不斷的注意其他道路使用者的狀況。德國人在高速公路上一定只從左邊超車,而且車道速度一定是由右到左,由慢到快,駕駛人一定會注意後方來車的速度是否比自己快,並向右線移動,讓出車道給後方較快的車。

高速駕駛,賽車與飆車是三種完全不同的行為。只要路況允許(車流量,路面狀況,天氣,能見度,交通狀況),汽車狀況良好(胎壓,車胎耗損,煞車狀況),駕駛人精神狀況良好(專注,有正確觀念,不疲憊),那麼高速駕駛並非瘋狂的選擇。賽車是在受到控制的場地或規定的路線內,在一定的規則下所舉辦的專門運動;飆車則只是在公路上不顧他人死活的逞凶鬥狠。

反觀台灣有許多錯誤的駕駛觀念,尤其是「慢就是安全」這樣的駕駛方法,在高速公路上造成許多危險。在加拿大受駕訓,教練一定會帶學員實際上高速公路,並灌輸「一上高速公路交流道便盡快加速到與其他車輛同速」的觀念。台灣有許多駕駛人在上交流道時以80km/h的速度就開始往左側車道換,完全不顧後方來車都是以100km/h的速度前進,造成險象環生。也因此,我對許多交流道入口所豎立的 “減速慢行” 告示牌實在不解,減速慢行進入高速公路在加拿大可是會立刻讓你路考失敗的嚴重錯誤!在往出口交流道移動時也一樣,台灣許多駕駛人在接近出口交流道時便慢下車速,忘了後方來車可不一定要下交流道,而會發生追撞車禍。我記得自己在加拿大路考時就曾經因為這個錯誤而被考官嚴重警告過,說若是我再一次於未進入交流道之前便減速的話,要當場取消我的考試資格。

台灣這樣獨特的交通習慣,有點類似使用手機的習慣。在北美,開會,聽演講,看電影時,將手機關至震動是很必要的事。當有來電時,有禮貌的人一定會起身離場,到走廊上或門外去接電話,但是台灣的習慣似乎是當場就將響著吵鬧鈴聲的電話接起而且開始對話,最多是做到放低談話音量,我不知道是不是多數人已經習慣這樣的情況,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會覺得非常不舒服,讓我沒辦法專心開會,聽演講或看電影。如前所述,如果多數人都接受這樣的禮儀,那麼這樣的情況我也覺得可以接受,因為這並不是對或錯的問題,就像交通混亂一樣。雖然亂,我還是能很肯定的說,不管是台北市,埔里鎮或南投市,都比在多倫多,紐約或倫敦市中心容易開車,停車!台灣人彼此給對方相當大的彈性空間,因此在混亂中我們都各自得到了方便。問題是我們願意接受交通亂到什麼程度?

最後提供兩個有趣的部落格跟大家分享:其一是一位已經退役的教育服務役前輩的部落格,他自願到花蓮協助輔導中輟生,並在退役了之後選擇留下來繼續服務,而且出了一本名為 “山海日記” 的書,記錄他在花蓮學校服役的日子。我還沒有機會讀這本書,不過相信一定很精彩。用行動反駁所有說替代役是爽兵的人,讓我敬佩!他的部落格在://kaco-lekal.blogspot.com

另一個有趣的部落格是我的意外發現,這是由一位名叫Michael Turton的美國人所寫的,據我所知他似乎是在台中的某一大學任教,也娶了台灣老婆。你說,這沒什麼稀奇的,我知道,但是他的部落格可是對台灣的政治文化有許多精闢的解讀喔!他的部落格最大的好處是有許多來自英文媒體的資訊,而且比一般西方人對台灣更有深刻的認識,讓我覺得很不錯!他的部落格在: //michaelturton.blogspot.com

其中一篇關於台灣許多農會與地方派系的勾結與政治關係://michaelturton.blogspot.com/2007/05/farmers-associations-and-rural-politics.html

另一篇關於美國國務院處理台灣的國際關係://michaelturton.blogspot.com/2007/06/state-department-shames-us-again.html

近期內我還有一些關於教育與道德勇氣的想法會在此與大家討論,只是還無法決定要用英文或中文。

那麼,下次再會了!